我们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再见

2015/11/27

非常不可置信的,上中学后再没有因为分别感伤的我,今天落了很久的泪。

那种情绪不是非常非常悲伤,但却是一直有潮水压的,有火光燎的极大的压迫感,那比任何喜悦都难以描述,却又比任何痛苦来的温柔,比任何感性都来的理性,又比所有理性都来的难以忽视也难以忍受。

恰三个月了吧。

从第一次“被换位”才坐到你们身边,到最后一次“被分班”彼此分离。

记得之前第一次的班课作文我引用了玛格丽特阿特伍德所说的“当你仍处于故事之中时,故事尚不能被称为故事...故事之所以成为故事,是因为一切都已成为了过去。”那么现在当我再次引用时,在已有三个月近一百天的故事可以诉说了——可如此深爱故事的诉说的我现在却宁可身处故事的迷雾当中了,宁愿身处迷雾之中而不自知,也不愿脱迷雾而去独自伫立在清澈却荒凉的地带用尽全力也不得回望。——我情愿这只是一厢病态的情愿而非棱角分明的现实。——可这就是了,就是无数人所分享的贫瘠的现实了。

马尔克斯说过“内心的记忆会把不好的东西抹掉,而把美好的东西更加美化。”也许,但这段时日确是如美化过般的入脑,也是我人生中为数不多的迫切地想要记录的段时,是我鲜有的急切想要留住的人们。“遇见你们是比所有的不可估量的幸运更幸运的事”,我说这话时来不及思考,而思考过后却仍要这么说。你知道的,我不擅长说谎。

记得之前我一直说我不是那么那么重情的人,我很用情但一般来说没那么重。但现在我想要改说辞了。我想说我曾是一个不太会表达重情的人,从不冷血,但学不会恰当的用情方式。但现在我想也许我明白了些许。初中时有一些明媚却显有设防的人境也许封锁我的热度和明炽的心脏太久,但数月来的属于你们的温暖的温柔早把它烫化成炽热的鲜活,但那份鲜活却不能保证在冰凉荒芜的地方持续四迸明亮与热,更无法说使它成为温热柔软的光下清澈透明的生机。——只怕那份鲜活也只能在冰凉中去回忆,那种暖热也只能闭上眼才能感受。只怕。却非常怕。

但是感谢你们给我足够燃烧的热度和亮度。

感谢你们给我明媚的光和从未来到的夕阳。

感谢你们带来给我的每一分每一秒的感动。

感谢你们所共同拥有的每个动作每个微笑。

感谢你们深处和我相似或互补的每个念想。

感谢你们所陪伴我的近百个日夜的甜和暖。

感谢你们所坚持的最朴然最单纯的美和善。

感谢你们送给我的可收藏在我记忆深处的,

        不能计算的幸福和无以复加的独特感。

那么,我会好好收藏。

那么,再见。

一定再见。


评论(4)
热度(5)

© 赤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