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从未敢幻想这样的幸运与喜悦/像是风雨下的潮涨/直到整个星球都变成了海洋

嘿,你知道的。
当我们的热情与痛苦把这片废墟夷为旷野,当所有的尘埃找到与自己相羁连的降落之处,当太阳依旧升起。
我还是会想念你。
在这穿越了一个世纪的躯壳里,百年的孤独曾被你打败,但你又是这孤寂的源头。
我们走了太远的路,我却宁愿故事永远停留在原点。我情愿失去现在的一切,去换我曾失去的一切。那未免太自私了些。可我情愿丢下我所有的白与黑,去永远留下你,纵使我的世界变成了灰色,你仍能让我看到所有的色彩。
多想等你回来之后,世界可以对你怜悯些,如果可以,我愿把我的幸运全部给你。
我还在等你。

3:00,凌晨
失眠
明明前几天刚刚好一点,这两天又像是要糟过头
很困难
总是告诉自己每个人都很难,但是自己又是无用的人
拖着这样的躯壳和内核,去另外的城市
怕是也要一样的糟糕吧(笑)
不会流眼泪了
只有心慌

实力想把白眼翻上天🙄️🙄️🙄️

-
如果可以,我情愿把所有的、所有的一切分给你一半。不,要分给你2/3。剩下的是为了不让你离开我。我情愿在一开始就告诉你一切,放肆地把你瘦小的身子紧紧的圈在我怀里,吻掉你眼底的忧郁。可是我不能。今天是星期三,这里下了一场雨,你还呆在家里,我猜你还对着窗外发呆,连你的素描薄都比你更愿意敞开自己。我想你需要一点自己的时间,可我只想抱住你,如果可以,我想把我的快乐全部给你,如果那能让你的嘴巴翘起来一点儿。天哪,你对我来说比生命还重要,我甚至可以选择结束生命,但我不能接受失去你。

-
真好,我没有失去你,我只是失去了我自己。

火花

如果硬要和兰波作对,那就是我速朽的灵魂注视着你的脸。

我的胃拉着我的心向下沉,我的大脑却只拼命把它往上拽。

我把我所有的、所剩无几的幸福都给你。毕竟废墟上的几株枯草改变不了其荒凉,但对你的绿洲,也许是画龙点睛。

事实就是这样的,只要眼前有哪怕一丁点光,那么不论这个夜晚有多么黑暗,你也再看不到任何星星了。

你要听浓妆的真话还是素颜的假话?

我从来不打草稿。因为文字在落笔的那一刻起已形神具备,微小的修改已是极限,大修大改则是对它生命原本模样的不尊重,和全脸整容的性质一样。

除了她唯一需要的东西,他能给他一切。但她唯一不能拥有的东西劫持了他,让他成为永远的人质。

他终于决定从这一刻起,她不再是他的救赎,她是他的劫...

原来我以为好的文学就是词藻修辞的完美堆砌,是音律韵脚的精巧搭配,可后来我发现再雅致的文学在失去了情感之后也不过是海市蜃楼,远不及茅草搭的温暖小窝。其比喻也不过是死尸身着的光芒四射的铠甲,其拟人也不过是白骨佩戴的娇艳欲滴的假花;故乡的月也不过是冰冷的银盘,情人的唇也不过是仿制的花瓣。而我透过文字的眼,看到的也只是没有温度的假象。


正如所有上得了台面或上不了台面的故事的主人公一样,他具有某些横冲直撞又不易察觉的特质。

当他第一次注意到那道生生剥下他皮肉并试图将他的五脏六腑甚至他的灵魂与思想一同解剖了的目光时,他的头脑陷入了一场空白的风暴。
随后巨大的羞耻感仿佛从天而降的骤雨将他淋了个透,他清晰的看到自己所有深埋于泥土之下的不为人知的枯焉的或正在死去的毒罂粟被大雨冲刷了出来,逼人的郁气结着冰便拥入了他寒透的骨头的裂缝。

他们就像是拼凑在一起的扑克牌,花色再怎么完整,背后的图案也是不同的。他曾以为他们的关系就像是太阳,再不济也会是个极昼,可当他眼前已经一片昏黑再也看不清事物时,他才意识到这就是他以为永远不会到来的黄昏,而他甚至都没...

1 / 7

© 赤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