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Simple

最后一次见你,是在六月份初夏晴空下的操场边上。具体的过程我记不得了,但我知道我身边有人你身边也有,我正和身边的人说笑你也一样。可这种情节放在三年前甚至不会有任何一个人哪怕只是想过。放在四年前或者五年前也许还会有一场孩子气也许只持续几十分钟的别扭。可是我们只是经过时,我笑着冲你摆摆手,你也是。

我们之间的最后一封信是在五月份吧,大概。我也记不得了。但我给你写的最后一封信是在不久前。我记得的是我们之间的第一封信是在五六年前了,虽然那甚至可能不能够算是信只能说是传话,但那在我心中的地位比我曾给你花一个午间写过的满满四页横格大张纸的信还要重要。那个写满我们之间传话的本子本来由我保管但两年多前给了你,你会不会像很久以前那样傻乎乎的不知道丢在哪了呢。

但是这三年你给我写的信我都放在一个盒子里,当然有相当一部分丢失,但几个月前才想起这个点子的我废了不少力气把我每个课本的缝隙书包的夹层盒子的角落都翻遍了。我很珍惜。甚至比我昂贵的资料稀少的资源都珍惜,可那甚至只不过一堆各种纸片纸张和一个薄本子上的一段一段话而已。可那对我来说却不只是话而已。

很难说清我们之间的关系,当然是朋友,可这三年来我们由正常的朋友的相处模式变成了见面话不多最多的是给对方信。见面没有话说但却敢在信中说着各种各种。我从来没有见过任何挚友的相处模式是我们这样,但我们却的确是挚友。我相信我们都这么认为。

可我们有一两年没有两个人出去,哪怕只是面对面坐着喝点饮品。

我记得之前我给你的信中有一句,大概是说是“彼此都过好属于自己的生活”之类的句子,虽然看上去不腻歪蛮薄情可是这的确是我们的现实与未来(吧)。

我们的交际圈子蛮不像的。你喜欢二次元我却最近在欧美圈躺着。你喜欢画动漫不那么喜欢素描,我虽然比你学画早也早早学完了素描之类但却一点都不喜欢动漫的画法喜欢素描的写实画法。你比较多看国内我却喜欢看国外,唯一见你说过的cp也是国内的而我站欧美同人圈。写到这才发现我只了解过去或者说两年前的你。现在的你呢?

现在耳机里响的是" babe be a simple kind of man, and be something you love and understand." 这大概是我对自己和你的向往吧。

今天之后,过好我们彼此的人生。

I'II be something you love and understand.


评论
热度(2)

© 赤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