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火花

如果硬要和兰波作对,那就是我速朽的灵魂注视着你的脸。

我的胃拉着我的心向下沉,我的大脑却只拼命把它往上拽。

我把我所有的、所剩无几的幸福都给你。毕竟废墟上的几株枯草改变不了其荒凉,但对你的绿洲,也许是画龙点睛。

事实就是这样的,只要眼前有哪怕一丁点光,那么不论这个夜晚有多么黑暗,你也再看不到任何星星了。

你要听浓妆的真话还是素颜的假话?

我从来不打草稿。因为文字在落笔的那一刻起已形神具备,微小的修改已是极限,大修大改则是对它生命原本模样的不尊重,和全脸整容的性质一样。

除了她唯一需要的东西,他能给他一切。但她唯一不能拥有的东西劫持了他,让他成为永远的人质。

他终于决定从这一刻起,她不再是他的救赎,她是他的劫数。

她不只爱他,她更恨他。可恨到最后她绝望地发现她越恨他就越爱他,她所有情感的尽头都是他。

“我要为你作一篇文章。”
开始的时候他这么说。后来他的确做到了,那是一篇洋洋洒洒有理有据的分手信。

他站在加速上升的电梯里,不知是因为失重还是爱情,他感到不住的头晕目眩。

到了生命的终点,他终于相信了命运。

你可以用无数种修辞和语言去形容去描绘悲伤,但你无法任何复杂的词藻去描述喜悦,喜悦就只是喜悦,没有任何比喻是恰当的。

所有的羁绊都是拉着你不走向死亡的最后防线。

她终于肯做梦了。

评论
热度(6)

© 赤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