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如果说现在还有唯一的向往,那便是一枪打爆造物主的脑壳。
我从来没想过生活荒谬的玩笑会以这样致命的方式开到我的头上,我也不曾预见我会如此不堪一击,就这样把自己拖到悬崖边上,又这样把自己推下去。我的人生,本如淡茶,却被加了砒霜,我喝下去,咽下去,让那毒素蔓延到我全部的血管里。所有的努力不仅白费,而且带到了比先前绝望万万倍的境地。我不知道这样我的人生还有没有翻盘的可能。
翻自己过去的lo,好像所有平淡而幸福的日常都是南柯一梦,不敢相信所有恶毒的咒语全全在我身上体现。
有时候在想,外表大不一样的我内里是不是也丑恶了许多许多,有时候觉得自己的内核并没改变太多(但又有谁肯看穿我不堪入目的外壳),有时候又觉得外面黑色的腐化的毒条已经把毒素渗到里面去了。
明明那么久了,痛苦依旧,甚至有累加作用。
戴上了转运珠,希望真的可以转运吧。

评论
热度(3)

© 赤耳 | Powered by LOFTER